Liansh

好久没有深夜想念了,也许正在逐渐忘记。真是不舍。

喜欢手机拍照的我,又回来了

渡口的人总是等待渡船的来临。我曾经在广州找到过一个家,虽然今天已经和那个家分别,但我仍不时怀念那个家煮出来的菜。那里做菜偏向清淡,基本不留隔餐菜或隔夜菜。我想念那个家的叔叔阿姨和奶奶,那里的菜是我在广州四年里吃过最好吃的食物。出来工作之后才会发现能吃到家里的菜,其实是一种奢侈的幸福。

睡不着的时候,一般在想念

秋天来了。想起喜欢苏打绿的原因。虽然不是一个狂热的粉丝,但至少对苏打绿会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事情转眼间已经过去一个季度了,而许多事情仿佛还是发生在昨天。没有后悔过任何事情,除了三个月前做出决定对我三秒。